<div id="5r6si"><s id="5r6si"></s></div><div id="5r6si"><tr id="5r6si"></tr></div>
<div id="5r6si"></div>
<sup id="5r6si"></sup>
  • <div id="5r6si"></div>
  • <dl id="5r6si"><menu id="5r6si"></menu></dl><div id="5r6si"><s id="5r6si"></s></div> <div id="5r6si"></div>
  • <dl id="5r6si"><ins id="5r6si"><thead id="5r6si"></thead></ins></dl>

    熱門標簽

    首頁要聞正文

    兩會|許家印PK李建紅:央企該上繳多少利潤?

    作者:劉詩萌 白宇潔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3-08 20:44:43

    摘要:吉林大學中國國有經濟研究院研究員李錦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央企上繳利潤也要區別對待,根據實際情況確定,不能“一刀切”。

    兩會|許家印PK李建紅:央企該上繳多少利潤?

    華夏時報(www.9547363.com)記者 劉詩萌 白宇潔 兩會報道

    3月5日下午,在全國兩會政協經濟界別的一場小組會議上,恒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招商局集團董事長李建紅、富力地產聯席董事長張力因為一個建議進行了一番爭論。

    “最后我說一點建議,”在發表完對科技引領、創新驅動的體會后,這位“第一央企”掌門人李建紅話鋒一轉,說起了央企上繳利潤的問題。就在當天上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道,中央財政要開源節流,增加特定國有金融機構和央企上繳利潤。“我們非常贊成總理講的要增加特定國有金融機構和中央企業上繳的利潤,毫無疑問,國企央企就應該上繳,但是我覺得還是應該制度化,在比例上國企、央企都應該一視同仁,否則就是‘鞭打快牛’。”

    李建紅的一番話,引起了在場的兩位地產行業老板許家印和張力的調侃:“能者多勞嘛。”李建紅又進一步補充道,自己所指的是央企之間利潤上繳的范圍,而非要不要上繳的問題。“我覺得上繳利潤應該制度化、比例化,比如都是20%,或者都是25%。如果是按照特定條件上繳,排名前5位的企業一家繳一兩百億,排在后面的企業就不上繳了,這樣也不公平吧。”他說。

    這番爭論的背后,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央企如何平衡天然具有的回饋社會的義務和在激烈市場競爭中追求自身發展的兩難。

    吉林大學中國國有經濟研究院研究員李錦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央企上繳利潤也要區別對待,根據實際情況確定,不能“一刀切”。具體到行業,煙草毫無疑問是要多繳的;具有特殊功能的、要重點進行科技投入的,包括軍工等,會根據需要少繳一些。不過,市場競爭性的企業,應該都在增加上繳的范圍內。

    鞭打快牛,還是能者多勞?

    李建紅之所以提出這個問題,確實是因為招商局當前“首當其沖”的地位。

    1月23日,招商局集團在年初的2019年度工作會議上披露,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6484億元,同比增長11.1%;利潤總額1450億元,同比增長14.1%,首次在央企中排名第一。截至年底,總資產8萬億元,繼續保持央企第一的位置。

    不過,即使是利潤排名并沒有這么靠前的央企也有顧慮。華潤集團董事長傅育寧就這一問題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央企上繳國家利潤是應該的,當然國家也要求企業降杠桿,上繳利潤也就意味著企業凈資產的減少,這和降杠桿應該有一個總體的平衡,也要考慮企業可持續發展的需要。

    不過,無論是招商局還是華潤,都屬于李錦所說的“市場競爭性”的企業。招商局的三大核心業務為綜合交通、特色金融及城市與園區綜合開發,華潤則以大消費、大健康、城市建設與運營、能源服務、科技與金融為五大行業領域。尤其是在房地產行業,2010年國資委下達“退房令”,只有16家以房地產為主業的中央企業可以繼續經營房地產業務,而上述兩家企業全部在內。在克而瑞研究中心發布的2018房企排行榜上,華潤集團旗下的地產業務旗艦企業華潤置地銷售額為2106億元,排名第9;而招商局集團城市與園區綜合開發運營服務商招商蛇口的銷售額為1705.84億,排名第12。

    北京國家會計學院黨委書記秦榮生也向《華夏時報》記者指出,“特定”國有金融機構和央企,首先是要有利潤的才能繳,沒有利潤的就沒法繳,另外就是留成利潤比較多的也要繳。

    上繳空間仍然可以增加10%-20%

    事實上,央企上繳利潤要增加是早已敲定的。

    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到2020年提高國有資本收益上繳公共財政比例至30%,更多應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而目前,大部分央企上繳利潤的比例是在10%-25%之間。

    自2008年開始,中央企業國有資本收益收取比例主要是按照行業分類的。最后一次調整是2014年,調整后分五類上繳:第一類企業上繳比例為25%,僅中國煙草總公司一家;第二類企業上繳比例為20%,主要是能源、電力、通信企業,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國家電網、中國移動、中國電信等;第三類企業上繳比例為15%,主要是鋼鐵、運輸、施工企業,包括寶鋼、中國遠洋、建筑工程總公司等;第四類企業上繳比例為10%,主要是軍工和科教文衛企業;第五類企業免交利潤,僅包括中儲糧、中儲棉兩家。

    從名單中可以看到,招商局和華潤都屬于第三類,即上繳15%的企業。而需繳20%利潤的第二類企業之一中國石化,2018年利潤總額人民幣1003億元,比招商局少30%左右。

    “應該是還有比較大的空間。”秦榮生作了一個比較:一般上市公司,稅后利潤分給股東的分紅一般要達到整個利潤總額的三分之一以上。但是央企繳了稅以后,上繳國家財政的10%左右,所以說再提高10%到20%都有空間的。“按照上市公司的標準,也能達到三分之一吧。”

    “關鍵時候,央企要頂上去”

    另一方面,客觀來說,在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況下,增加央企上繳利潤也是必然要求。

    當天下午,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原副主任楊偉民在討論政府工作報告的發言中表示,政府工作報告將2019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目標定為6%——6.5%,是符合實際的,是可能需要“蹦一蹦、跳一跳”,努力才能實現的目標。

    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也指出,此次減稅降費力度空前,今年增值稅率調整,加上社保費的降低,另外明確了金融機構和央企的上繳利潤,一減一增之間,體現了讓市場主體更多發揮作用的鮮明政策導向。

    “實際上對央企來說壓力挺大,但目前正是財政緊張的時候,央企沒有辦法,只有咬緊牙關,顧全大局。”李錦告訴記者,除了增加利潤上繳外,國有資本劃轉社保基金也在全面提速,首批已經有3家央企作為試點,第二期的名單也已經初步圈定,更多央企將被列入,“這兩件事情對央企的壓力都很大。”

    據他估算,2019年和2020年利潤上繳幅度要明顯加大,起碼增幅是5%。否則就會跟30%的指標差距比較遠,也不能滿足目前的需要。“目前國家財政稅收實行減稅,關鍵時候央企要出來頂上去,適度地填補空白,緩解財政緊張狀況。”

    責任編輯:徐蕓茜 主編:陳巖鵬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
    必赢客广西快三软件
    <div id="5r6si"><s id="5r6si"></s></div><div id="5r6si"><tr id="5r6si"></tr></div>
    <div id="5r6si"></div>
    <sup id="5r6si"></sup>
  • <div id="5r6si"></div>
  • <dl id="5r6si"><menu id="5r6si"></menu></dl><div id="5r6si"><s id="5r6si"></s></div> <div id="5r6si"></div>
  • <dl id="5r6si"><ins id="5r6si"><thead id="5r6si"></thead></ins></dl>
    <div id="5r6si"><s id="5r6si"></s></div><div id="5r6si"><tr id="5r6si"></tr></div>
    <div id="5r6si"></div>
    <sup id="5r6si"></sup>
  • <div id="5r6si"></div>
  • <dl id="5r6si"><menu id="5r6si"></menu></dl><div id="5r6si"><s id="5r6si"></s></div> <div id="5r6si"></div>
  • <dl id="5r6si"><ins id="5r6si"><thead id="5r6si"></thead></ins></dl>
    海南七星彩开奖结果今晚 排列三2019171期预测 75秒时时彩开奖号码 棋牌下载送20现金 彩93是黑平台吗 时时彩下期必出号码表 bbin电子官方入口 四川时时结果走势图 足彩计划单可行吗 王者捕鱼游戏机多少钱